An Egoist's Space

Dylen's Space

Archive for the ‘记忆’ Category

今晚的话

leave a comment »

7年过去,不要说人类自由了,互联网自由都在我们逐渐适应了廉价、舒适和方便之后被放弃了。

幻想的理想世界并不会平白无故地到来,必定要付出代价。然而,仍在享受战后成果的当今人类,真的是扶不起来了。

我们是要经历这悲惨现实的一代人,真的不如早逝来得自由。

 

LXB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Dylen

07/13/2017 at 22:35

发表在 记忆

特别的纪念

leave a comment »

今年读到的几份报道让我终于了解了另一方的状况,令人的惊讶的是当事人是那么畏惧、惶恐、迷茫。仓促的组织、模糊的命令,去面对毫无防备的冲突局面,那么的确会是那样一个结果。

http://goo.gl/bXxLTO

http://goo.gl/LmQOQB

另外这个事件在国际环境下也有自己的独特影响。五个月后,当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政治局面临相似的问题时,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http://dw.de/p/1CCP8

感谢杰安迪、储百亮、弗朗克·泽林,你们的文字补充了这个隐秘拼图的其他部分,让我对这个悲剧有了较之前更完整和清晰的了解。

这应当是最特别的纪念。不断去了解才不会去遗忘,不断去了解才能给人一个完整的贯穿历史的图景。因为这毕竟是我出生后的历史。

Written by Dylen

06/06/2014 at 21:49

发表在 记忆

林昭:给母亲的信

leave a comment »

苏小和按:看林昭资料,发现她在监狱里曾给母亲写一封信,和母亲要美食,词语陈列极为优美,宛如一首后现代诗歌,我稍作排列,以此纪念神的孩子林昭。

见不见的你弄些东西斋斋我,
我要吃呀,妈妈!
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猪头,
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烤一只鸡或鸭子,
没钱你借债去。

鱼也别少了我的,
你给我多蒸上些咸带鱼,鲜鲳鱼,
鳜鱼要整条的,鲫鱼串汤,
青鱼的蒸,总要白蒸,不要煎煮。
再弄点鲞鱼下饭。

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
两面黄炒面、粽子、团子、粢饭糕、臭豆腐干、
面包、饼干、水果蛋糕、绿豆糕、
酒酿饼、咖喱饭、油球、伦□糕、开口笑。
粮票不够你们化缘去。

酥糖、花生、蜂蜜、枇杷膏、
烤夫、面筋、油豆腐塞肉、蛋饺,蛋炒饭要加什锦。
香肠、腊肠、红肠、腊肝、金银肝、鸭肫肝、猪舌头。
黄鳝不要,要鳗鱼和甲鱼。
统统白蒸清炖,整锅子拿来,锅子还你。

妈妈你来斋斋我啊,第一要紧是猪头三牲,晓得吧妈妈?
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头!猪头!
肉松买福建式的,油多一些。
买几只文旦给我,要大,装在网袋里好了。
咸蛋买臭的,因可下饭,装在蒲包里。
煮的东西都不要切。

哦,别忘了,还要些罐头。
昨天买到一个,酱汁肉,半斤,好吃,嵌着牙缝了!
别的——慢慢要罢。

林昭附注:
嘿!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
尘世几逢开口笑,小花须插满头归!
还有哩:
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
致以女儿的爱恋,我的妈妈!

———————————————————-

PS: 林昭同学真是一枚太极致地道的蘇州吃货…

      斋斋:吴语意即祭奠。

以此纪念林昭遇害44周年。

Written by Dylen

04/29/2012 at 20:55

发表在 记忆

The Sphere

leave a comment »

今天早上读到《金融时报》这一段:

十年前的911恐怖袭击震惊世界之余夺走了两千多条鲜活的生命,同时,也给人类现代文化艺术史带来巨大的损失。作为美国力量的象征,这座前世界最高建筑从设计阶段就准备用最优秀的艺术品来装饰自己。在世贸倒塌的瞬间,跟着这些生命与瓦砾消失的还有一些价值连城的文献和艺术品。毕加索的画作在事故中失踪,世界上最著名的西班牙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米罗Joan Miro(1893-1983)一生只作了两个挂毯作品,其中一件就挂在世贸大厦的大堂里而惨遭不测。而流动雕塑大师亚历山大卡尔德Alexander Calder(1898-1976)的一件红色作品也粉身碎骨。美国波普艺术鼻祖罗伊•里奇特斯坦Roy Lichtenstein (1923-1997年)的一件绘画和一件户外雕塑被毁。德国知名雕塑家弗利兹•克尼格Fritz Koenig (1924-)为纪念世界和平,于20世纪70年代创作的一件大型雕塑《和平之球》(The Sphere)在此次袭击中严重受损。灾难中受到严重损毁的艺术作品还包括美籍日本雕塑大师Masayuki Nagare(1923-)大型黑色大理石雕塑,詹姆斯・罗沙特James Rosati (1911-1988 )的不锈钢雕塑作品Ideogram,以及Cynthia Mailman,Romare Bearden及Hunt Slonem分别为世贸大厦不同空间创作的壁画。
在这些消亡的艺术宝藏中,有一件艺术作品格外令人唏嘘。为了纪念1993年世贸大厦爆炸恐怖袭击中的受害者(在1993年2月26日,世贸中心被伊斯兰极端份子在地下室放置炸弹,导致6人死亡,并炸出一个30米的洞,后来这些恐怖份子都被判处240年的徒刑),美国艺术家Elyn Zimmerman(1945-)受邀设计制作了一个用破碎的石头聚合而成的喷泉纪念碑,当年的纪念如今也变为被再次怀念的伤感。那破碎的造型难道早早预示了什么?
在世贸大厦中隐藏着不少低调的文化艺术收藏机构。德国著名摄影师,肯尼迪总统的好朋友Jacques Lowe(1930-2001)生前为肯尼迪家族拍摄的大约4000张照片的底片在此次灾难中被彻底损毁,而美国康特菲兹杰拉德证券公司Cantor Fitzgerald brokerage firm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杰拉尔德康特B. Gerald Cantor是世界上最大的罗丹(Auguste Rodin)(1840~1917)作品私人收藏家。他的公司总部位于世贸北塔的101层至105层,911恐怖袭击发生的时候,公司里共有960名员工在上班,最终只有302人生还,人们在清理废墟的时候发现了罗丹的著名作品《卡莱市民》及《三个亡灵》的碎片。康特的三百多件罗丹雕塑及手稿在911事件中化为乌有。

毕加索、米洛、罗丹、肯尼迪家族照片的底片都不用说,这其中我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弗利兹•克尼格的“和平之球”(The Sphere)。在初中的时候我就在画册上看到过,包围在山崎实设计的两座由从地面到达天极的细密窗格组成的方形塔楼之间,在股股涌出的泉水之中的这个25英尺高的金属大球体每天不停地缓缓旋转。雕塑家将它称作自己“最大的孩子”。而这一片名为 Austin J. Tobin Plaza 的空地,仿佛要使自身成为一个现代主义的圣地。

曾经的“和平之球”每日缓慢旋转

(pic via

阶级、花坛、座椅、街灯的布置环绕这个球体铺展开,它要成为一个“和平”主题的中心象征。融通世界的贸易最终将维护世界的和平,这个主题给予这个占据掉曼哈顿下城几个自然街区的庞大而冷酷的建筑群一个终极的意义,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天际线上的标记。

从世界贸易中心塔楼上俯瞰“和平之球”

(pic via Anthony Grimley

两座塔楼最终坍塌,整个被赋予极大雄心的建筑群化作 Ground Zero ,人们从废墟中找到被破碎的钢结构、含有石棉的水泥粉尘掩埋的“和平之球”。“现代主义圣地”被完全摧毁,“和平主题”的标志却因为相对较小的损坏保留了下来。

393px-FEMA_-_3921_-_Photograph_by_Andrea_Booher_taken_on_09-16-2001_in_New_York

救援人员在废墟中工作。照片中部是被掩埋的“和平之球”。左侧远处是世贸中心北塔楼(1 WTC)的残骸,世界金融中心3号楼(3WFC)中部远处是世贸中心5号楼(5WTC)废墟,左侧是世贸中心6号楼(6WTC)废墟。(pic via

六个月之后,2002年3月11日,在雕塑家本人的监督下,“和平之球”被重新安置在它原址几个街区外的炮台公园内,保持着它受损的面貌。“它原来只是个雕塑,现在是一座纪念碑”弗利兹•克尼格说,“现在它有着不一样的美,这我从没有想过。它拥有自己的生命——和我给予的已经不同。”

1.1286481528.the-sphere-from-trade-centre

(pic via

 

谨以此纪念十年前的受害者,纪念经历者无法忘记的痛苦、恐慌。

Written by Dylen

09/10/2011 at 16:38

发表在 记忆

市实小

with 2 comments

下午hq给我短信说,透过路边商店看到市实小里面被拆光了。于是我就去看了。左拐过新市路就是这般情形了。

市实小

哦,看到了不曾看到过的屋顶的木质结构——曾经被红色的瓦片和天花板包裹起来。一个一个空洞的窗口,只有校长的字依然挂在上面。曾经对我而言无比巨大的体育馆——一层是游泳池二层是篮球场——仅剩了一堵墙面,“严禁跳水”,拉长的、加粗的、红色的,黑体。门卫说整个学校要拆到年底。拆到年底?真大。

胸闷、心慌,被抽离。抛回现实,觉得只有记忆中的情形才更真实一点,而不是当前,而不是眼前。

我想起我最初的记忆:我面对着一扇电梯门,紧闭着,一个大大的绿色的梯形。那是父亲所在的公营工厂,我在被送去顶楼的托儿所。那是一个洒满阳光、铺着木质地板的地方。

但是现在,这个托儿所连同这个工厂、我所待过的幼儿园、小学、中学,都成为瓦砾最终消失了。如果要说这个城市是我的故乡甚至开始觉得有些怪异。这个怪异带来了些许的愤怒。

我在这幢楼里上过几年的课,然后搬到另外的教学楼。hq 在那个游泳池里划伤过脚,血流了一地,至今还看得出伤口。我们都在里边一架巨大的钢制的飞机滑滑梯里玩过(真是太好玩了)。还有食堂,那个带水龙头的汤桶,食堂前的空地上军训中中暑昏倒的女生,再往前的树荫下,捧着书跟心仪的女孩一起唱《国际歌》(左翼分子当了很多年),裸体小天使雕塑的喷水池,石榴树,上体育课学校外肯德基飘来的香味……

然后是的,他们都因为物质的灭亡封死在记忆之中了,所有的一切。

我想建筑的意义最大莫过于此——它们是形态巨大的人类记忆的留存品。从这个意义来说,所有的建筑物都会是平等的。但愿它们本身能够得到留存,虽然现实终将不是如此。

Written by Dylen

07/08/2011 at 19:13

发表在 记忆

记念

leave a comment »

DSC_8005

pic via Heqing

Written by Dylen

06/04/2011 at 23:28

发表在 记忆

Ground Zero

leave a comment »

ground_zero_10

September 7, 2010 in New York City. Getty Images / Mario Tama
Read more:
http://blogs.sacbee.com/photos/2010/09/ground-zero.html#ixzz0zEAErSyF

Written by Dylen

09/11/2010 at 13:31

发表在 记忆